E-Mail
热词:

土地整治助力兰考脱贫那些事

来源: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首席记者 李 倩 本报记者 袁 华 特约记者 杨 磊    发布时间:2017-05-23


  蔡铁棍的“产业”

  年复一年,桐花飘香时,总有几只喜鹊,在蔡铁棍家门口的泡桐树枝头上叽叽喳喳。

  2017年春天这一回,蔡铁棍家当真有大喜事——河南省兰考县红庙镇东村的这个贫困户脱贫了!

  九曲黄河在兰考拐了最后一道弯。历史上,黄河曾在这里多次泛滥,造成了兰考的风沙、盐碱、内涝“三害”。20世纪60年代初,党的好干部焦裕禄任兰考县委书记期间,带领全县人民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科学治理“三害”,多灾多难的旧兰考始焕新颜。经过多年的不懈努力,兰考根治了“三害”,生态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可兰考还是穷。2014年3月,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兰考县视察,殷切嘱托兰考人发扬焦裕禄精神,早日脱贫致富。兰考县委、县政府郑重承诺:“3年脱贫、7年小康”。

  兰考的穷根在哪里?没有产业支撑。脱贫攻坚战刚打响,兰考就把发展产业作为“拔穷根”的关键,让贫困农民在家门口实现脱贫。

  蔡铁棍脱贫的秘诀,正是家门口的“产业”——3亩蔬菜大棚。2017年春节前后,蔡铁棍把荆芥、芍菜、香菜卖到了附近集镇市民的餐桌上,一棵棵带着当地泥土气息的蔬菜,为老蔡换来了一叠叠“票子”。每亩地纯收入1万元,加上儿子在外打工的收入,全家6口人近7万元的进项,一下摘掉了“贫困户”帽子。

  搞点儿自己的“产业”,60岁的蔡铁棍已盘算了多年。从仅仅是念头,到甩开膀子干,日子是打哪天开始不一样了?

  东村的地是好地,黄河淤土肥着哩!可田里缺水电、少路桥,不说别的,平均100多亩地才有一口灌溉井,就算种庄稼,万一老天爷不“赏脸”,就得血本无归,这让老蔡始终下不了决心。2015年,土地整治项目来到东村,打井、架电、铺路、修桥......项目瞄准了庄稼人的心思,一番整治下来,东村的地成了旱涝保收的高标准农田。

  “产业”落在这样的地上,中!老蔡和村里的很多贫困户行动起来,有的搞大棚蔬菜种植,有的种植果树,叩开了脱贫之门。

  “多增地,增好地。”河南省土地整治中心主任杨新民告诉记者,近年来,河南省土地整治项目和资金重点向贫困地区倾斜,在兰考县共投资5亿多元(比全省平均投资高出3倍),对兰考近一半的耕地进行整治,耕地质量平均提高1~2个等别。

  “土地整治和高标准农田建设夯实了贫困地区农业转型升级的基础条件,发挥了国土资源行业精准扶贫的优势。”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扶贫研究中心主任张琦认为,土地整治在贫困地区已成为提高耕地产能、推动产业转型、促进农民增产增收的最有效手段。

  赵乾荣的“创业”

  再过些天,仪封乡圈头村荣丰庄园的“阳光玫瑰”大棚葡萄就成熟了。一串串饱满的果实,似乎格外懂得庄园总经理赵乾荣的心意。

  比起蔡铁棍,赵乾荣的“产业”更具规模。1000多亩的果园,种植了樱桃、葡萄、苹果、蟠桃等40多种水果。荣丰的招牌是“四季都有鲜果、每月都有采摘节”,前些天的草莓采摘节,每天都有五六百人涌进庄园,每斤四五十元钱的“红宝石”草莓供不应求。

  在庄园里忙前忙后侍弄果木的,都是圈头村原来的贫困村民。每到葡萄树枝杈像鸟儿展翅一样吐出嫩芽时,庄园就迎来了一年用工量最大的时节。最多时,园子一天要用一两百个工人。这些在家门口就业的农民,有技术的人均每天收入150元,月收入达四五千元,从事最简单工种的,每天也能挣六七十元。

  贫困户郭合第一天到庄园上班就迟到了。看着他愁眉苦脸地推着一辆断了链条的破旧自行车,赵乾荣立即预支了他一个月的工资:“赶快换辆电动车。”

  “咱哪好意思再靠着墙根晒太阳,伸着手等救济。”郭合是个勤快人,转过年儿,赵乾荣就给他涨了工资,老郭说:“以后我哪里也不去了,就跟着你干。”

  53岁的赵乾荣原来是有名的农业“土专家”,靠做农资生意致了富。2014年,兰考吹响扶贫攻坚号角,学习焦裕禄精神风生水起。对土地感情深厚,总想为乡亲们做点啥的她,“心中似乎有团火在燃烧”。

  年龄不是槛儿,赵乾荣开始了新的创业。她从附近农户流转了1000亩土地,拿出多年积蓄,加上政府贷款、朋友借款,投资1000多万元建起了果园。

  要想富,先修路。尤其对果园来说,路不好,不仅吸引不来采摘客,摘下的水果一装车,就会被颠簸得破了相,卖不上好价钱。可果园建设需要资金,正当要强的赵乾荣准备咬牙自己干时,县土地整治中心找上了门。不久之后,一条宽4米、长近两公里的水泥路纵贯庄园。

  赵乾荣的果园,打造的是“生态”品牌。土地整治项目修渠疏浚,将最生态的黄河水引到田间,改良了土质。果园需要冷库储存水果,又是国土资源部门将专用电线拉到了地头。

  土地整治项目降低了果园基础设施投入成本,企业有了更大的赚头。赵乾荣保守估计,2017年的收入将达到五六百万元。她告诉记者,打算再流转2000亩地,扩大庄园规模。

  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年底,兰考县土地流转面积占总量40%,土地规模经营效益凸显。

  “土地整治促进了贫困地区的土地流转,提高了土地资源配置效率,依托规模效应促进贫困地区产业转型。”张琦如是说。

  房会岭的“作业”

  说起在田里打井、修路、架电,兰考农民们不陌生。前些年,农民自己搞过,各个部门各种名堂的项目也不少。兰考人说,土地整治项目助力脱贫动的是“真格”,下的是“绣花功”,接的是“地气”。

  曾经的贫困村圈头村村主任赵培正说,以前一些农田建设项目是摆设——打的井浅,抽上来的是盐碱层的水。用的电线细,经常被老鼠咬断。难怪一开始村里搞土地整治时,村民们都不积极。

  可慢慢的,赵培正和村民们发现,土地整治项目可不一般。县土地开发复垦整治中心主任房会岭天天带着一群人,田间地头来回跑,哪里该修路,哪里需要桥,井该打多少米,都是老百姓说了算。

  施工阶段,凡是农民能够承担施工的,比如投资规模小、技术要求低的项目,都简化了招投标程序,赵培正和乡亲们直接参与工程建设,挣到了一份额外的收入。

  竣工验收时,房会岭邀请赵培正和村民们来检查“作业”,请他们亲手量一量井打得够不够深,出的水好不好,电线够不够结实。“电线包了钢皮又包橡胶皮,莫说老鼠咬,就是拿刀砍都砍不动。”

  这一幕幕,对兰考人民来说,是那样的熟悉。

  “当年焦裕禄书记治‘三害’的法宝,就是来自群众的智慧,感觉焦书记又回来了!”赵培正和村民们感慨。

  村民们还欣喜地发现,整治后的耕地亩均增产粮食100公斤,流转也更加抢手。如今在兰考,土地流转价格从整治前平均每亩700斤小麦市场价,增加到整治后的平均每亩约1000斤小麦市场价。

  业内专家表示,土地整治工程施工所需劳力投入约占总投资的20%。张琦认为,土地整治工程施工可为当地农民提供相应的用工需求,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促进当地农民的就业,提升贫困户的收入水平。

  据记者了解,2016年以来,兰考县生产总值增速居省直管县前2位,固定资产投资、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均居第1位。而国土资源部土地整治中心对15个省份42个农用地整治项目的调研结果显示,土地整治(含高标准基本农田建设)项目投资乘数效应高达3.28。

  脱贫不是终点,小康才是目标。“兰考人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提气,这样充满自信,这样强烈地憧憬美好的未来。”兰考县县长李明俊说。

  55年前焦裕禄亲手种下的“焦桐”,如今伟岸挺拔,犹如一座丰碑,继续激励兰考人创造更美好的明天。

Copyright(C) 2003-2016 国土资源部土地整治中心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冠英园西区37号   邮编:100035网站联系电话:010-66560708

备案序号:京ICP备10024976号京公安网备110102002120号